1. 首页
  2. 人生感悟

他因偷面包坐牢19年,出狱后成为市长,为风尘女主持公道

  书米们好,一本好书专栏又跟大家见面了。

  昨天(11月18日),腾讯视频《一本好书》第二季播出了第七期,这是有史以来最“悲惨”的一期,推荐了一本大部头名著——《悲惨世界》

  一个天性善良的人,为了块面包,坐牢19年,而这,只是他一生苦难的开始。

  这个倒霉蛋叫冉阿让——是大文豪雨果代表作《悲惨世界》里的主人翁。

  作为世界文学中的璀璨明珠,《悲惨世界》探讨的是人类道德的困境。雨果用这部作品,拷问人类的良心,一拷问就是200多年。

  如《一本好书》呈现的那样,善恶美丑的天人交战,法律正义与伦理正义的矛盾,在我们生活的当下,依然是一道错综复杂的难题。

读书救自己

  法兰西工人冉阿让,是个诚实的好人,为穷困的姐姐抚养七个可怜的孩子。

  有年冬天,他失业下岗,为了让嗷嗷待哺的孩子吃饱肚子,他在万般无奈之下,偷了块面包,为此被判了5年徒刑。

  在服刑期间,冉阿让不堪牢狱之苦,四次越狱,四次被抓,刑期不断加码,最后竟然累加到19年,几乎把牢底坐穿。

  这是社会的问题还是人性的悲剧?

  冉阿让的遭遇,让我想到庄子的一句话,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悲惨世界》的时代背景,是法国大革命前后,在那个风起云涌的乱世,胆大心黑的枭雄层出不穷,他们用无数人骨堆成青云路,用堂而皇之的大道理矫饰暴行,在自由博爱的口号背后,人命如草芥,砍头如切瓜。

  那位美丽动人的罗兰夫人,被送上断头台前,为后人留下了千古名句: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

  面对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暴烈时代,雨果用他那千钧之笔,勾勒了冉阿让这个悲惨形象,为小人物的命运,掬一把同情之泪。

  而《一本好书》的解读角度,则淡化了时代色彩,另辟蹊径,从法理和人情出发,引发当代读者的思考。

  从法理来看,冉阿让违反了法律,就要受到相关惩罚,这是法治社会运行的基础;从人情来讲,冉阿让为了救孩子,偷了块面包,蹲大狱19年,也确实太悲惨了些。

  一边是情有可原,一边是法不容情,该如何破局?

  冉阿让出狱后,举目无亲,四处碰壁,没有一个饭店肯做他生意,连口热茶饭都吃不上,像个孤魂野鬼,流浪在繁华的悲惨世界。

  当全世界的恶意,灌注到他一个人的身上,原本善良的冉阿让,被浇铸成了一个窃贼,一个小偷,一个无赖。

  如洞彻世事的《一本好书》品读嘉宾史航所说,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地像打地鼠一样,把他一次次打到窟窿里去,所以他出来后,必然是青面獠牙。

  现实生活中,当我们看到一个镣铐加身的犯罪分子,不要简单粗暴地下判断,认为他天生就是个坏蛋,因为这个人,可能经历了你所想像不到的遭遇。

  心灵可以被污染,也可以在污染后,再得到净化,乃至升华。冉阿让就是如此。

  走投无路的冉阿让,遇见了米里哀主教。

  米里哀主教收留了冉阿让,热汤热饭地招待,还提供了一个标准间大床房让他休憩。谁料,夜半时分,冉阿让恩将仇报,偷走了米里哀的银器。

  在跑路途中,冉阿让被警察抓住,眼看又得二进宫,回到阔别已久的大牢。

  关键时刻,米里哀主角以德报怨,声称银器是自己送给他的,甚至当着警察的面,连银烛台也一起送给了他。

  米里哀的伟大善行,感天动地,也感动了冉阿让,经过一番天人交战,他痛改前非,重新成为一个好人。

  心灵受到震撼的冉阿让,改名换姓,埋头工作,没日没夜,比现在的996还疯狂。十年后,他创业成功,成了大富翁,然后开始回馈社会,做了不少好事。

  冉阿让的善举,让他得到人民的爱戴,一个华丽转身,当上了市长。

  冉阿让的改邪归正,给我们以极大启示。

  当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受到不公的待遇,内心充满愤怒和怨毒,即将滑向堕落的深渊时,会不会有这么一个米里哀,在关键时刻,拉我们一把?

  也许有,也许没有,甚至没有的几率可能更大一些。

  毕竟,在别人恩将仇报,伤害了自己的利益时,还能不计前嫌地为对方开脱,这种行径,这种胸怀,这种境界,堪比圣人。而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上,像米里哀那样的圣人,是凤毛麟角的,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一本好书》品读嘉宾许子东睁着天真澄澈的双眼,回忆过往片段:在我一生中,是否遇见过米里哀这样的人呢?

  许子东的答案是:有,这个人就是雨果。

  这个答案看似是冷幽默,其实暗藏着古道热肠的人生哲理。

  不是每个人都像冉阿让那么幸运,在万念俱灰的至暗时刻,能碰见一个像米里哀那样侠骨仁心的麦田守望者。那么,当我们迷失堕落时,该如何得救呢?

  书单君认为,我们可以通过读书,尤其是读经典来救赎自己。

  每一本像《悲惨世界》这样的名著,就是一个悲悯的米里哀,能过滤世俗和环境带给我们的坏的影响,让我们的心灵家园重新回到风光旖旎的最初,乃至远离堕落,坚守善良,保卫人性。

道德困境

  开头我们说,《悲惨世界》是探讨道德困境的,那么,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困境?

  雨果老前辈,像孙猴子那样,用金箍棒一般的大粗笔,给读者画了个道德怪圈,一困就是200多年。圈里圈外,充斥着人类的善恶两面,有纯洁天使,也有妖魔鬼怪,更绝的是,善和恶并没有明显的界限,而是混沌在一起。

  《一本好书》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它看到了这个怪圈,并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冉阿让受到主教感召,痛改前非,从新做人,发了财,有了权。然后,用自己的金钱和权力,去帮助那些受苦的人,赢得了广大市民们稀里哗啦的热烈掌声。

  但是,从法律正义的角度看,大善人冉阿让是有原罪的。

  他出狱后犯下的偷盗等罪过,是真实不虚的。即便他换个名字,飞黄腾达,回馈社会,学雷锋做好事,也无法把自己洗刷成一个纯洁无辜的羔羊。

  对于这一点,冉阿让自己也心知肚明。

  当冉阿让的真实身份受到恶警质疑时,他可以选择供认不讳,也可以选择矢口否认。但是,无论他怎么选,都会意难平,都是两难。

  选择承认,他的良心会好过,但同时,他也会坐牢,无法再用自己的金钱和权力,去保护那些在悲惨世界里受苦的人;选择否认,他就能安然无恙,并继续对弱势群体提供庇护,但同时,一个无辜的人会李代桃僵,替他顶罪,他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

  最后,冉阿让遵从自己的良心,抗拒从宽,坦白从严,光荣入狱。

  结果如他所担心的那样,他的工厂垮掉了,大量工人流离失所,更多的人间悲剧出现,悲惨世界变得更加悲惨。

  冉阿让错了吗?

  这里涉及到一个悖论,1个人的命是否不如100个人的命重要?为了多数人的利益,是否可以剥夺某个个体的利益乃至生命?

  万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史航认为,这里牵扯到一个清白的问题。如果冉阿让不会投案自首,继续当市长,继续赚钱,并为此冤枉了一个无辜的人。那么,他赚的钱和做的善事,就会具有血腥味。

  这个问题,其实是没有固定答案的。

  雨果将人性放在案板上,为刀俎,还是为鱼肉,怎么选,似乎都有问题。

  《三体》的作者刘慈欣和上海交大的教授江晓原,有过一个“吃人辩论”。

  刘慈欣假设,如果世界末日到来,地球上只剩下他、江晓原以及现场的一位美女主持人。

  刘慈欣说,我们三人携带着人类文明的一切,但是,我们必须吃了女主持人才能够生存,你吃吗?

  江晓原教授斩钉截铁地回答,他肯定不会吃。

  刘慈欣则强调,可是,人类全部文明都集中在我们手上,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不吃的话,这些文明就要随着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举动完全湮灭了。只有现在选择不人性,将来人性才有可能得到机会重新萌发。

  江晓原说,如果我们吃了她,就丢失了人性,一个丢失了人性的人类,就已经自绝于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还有什么拯救的必要?

  不得不说,这个吃人悖论,与冉阿让所处的道德困境,极为相似。

  《一本好书》品读嘉宾许子东认为,从实用角度出发,数目就非常起作用,100跟1,选择会立即做出来。但是,从人性和道德来讲,是不能这么类比的,不是说你救了一百个人,乃至整个人类文明,就能抵消你害死一个人的罪过。

  刘慈欣曾夫子自道,他的作品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他表现出一种冷酷但又冷静的理性。这种理性是合理的,你选择的是人性,我选择的是生存,而读者认同我的这种选择。

  说到这里,刘慈欣还活学活用了一句康德的名言:敬畏头顶的星空,但对心中的道德不以为然。

  无独有偶,这期的《一本好书》,同样引述了康德的观点。

  康德概括启蒙运动时,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人跟人是不平等的,无论是在智力上,还是在财产上,但是这种不平等,不能大到一个人决定另外一个人命运和生死的程度。

  书单君认为,正是冉阿让的纠结和选择,彰显出了人性的高贵和尊严。

  经典是一面镜子,往往不经意中,就能照见读者自己,如果你是冉阿让,你会怎么选?

沙威是坏人吗?

  但凡有血有肉的人,都会或多或少,面临道德层面的纠结,那么,有没有那种特别铁石心肠,一点都不纠结的人呢?

  有。比如《悲惨世界》里的沙威警长。

  这位沙威警长,可谓根红苗正,他出生于监狱,是犯人的后代,对自身的厌恶,让他养成了嫉恶如仇的习惯,他象征的是当时的法律和秩序。

  沙威是个偏执狂,他为了维护冷冰冰的条纹规章,不惜对可怜的人,痛下杀手。

  因误入歧途当了妓女的好女孩芳汀,对沙威毕恭毕敬,畏若神明,却丝毫不害怕级别在沙威之上的市长冉阿让。

  当冉阿让站出来,要为芳汀主持公道时,芳汀一点不领情,反而奚落了他一番。对于凶神恶煞一般的沙威,她却百般讨好,甚至企图用色相来换取他的宽恕,谁料,这个沙威,竟然不近女色,辣手摧花,一通吹胡子瞪眼,将芳汀“法办”。

  讽刺的是,这个不讲情面的冷血男子,最后却死于自己的人性。

  在《一本好书》里,史航冒天下之大不韪,剧透了沙威警长的悲惨结局。

  当沙威发现冉阿让不符合他头脑中固有的犯罪模式,并且不计前嫌救了自己时,他的精神世界崩溃了。

  沙威放走冉阿让,给自己戴上手铐,一个猛子扎到塞纳河里,呜呼哀哉。

  在法理与人情之间,自古至今,都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缠。不只是雨果笔下的法国,中国也有。

  比如民国时的施剑翘案。

  这位奇女子原名施谷兰,自幼生活在山东济南,为报父仇,拖着小脚,苦练枪法,改名施剑翘。她于1935年,在天津刺杀杀父仇人孙传芳(直系军阀),被捕入狱。

  这起刺杀案,在当时引起极大轰动,许多报刊杂志争相报导,称赞她为女中豪杰,要求政府特赦。

  1936年,在施剑翘入狱11个月的时候,获得了特赦。

  由此可见,法理与人情之间,总有一些解不开的小疙瘩,而是非对错,也并不是那么黑白分明。

  对于《悲惨世界》里的“反派”沙威,我们应该辩证地来看。

  一方面,如果不考虑那个时代法律的苛刻和黑暗,沙威这种尽职尽责,严格按规矩办事的做法是无可厚非的,而且,正是这种大公无私的行为,维护了法律的神圣和公正。

  另一方面,沙威认死理、钻牛角尖的行为,也足以给当代年轻人以启示。

  世界是多面的,人性也是多面的,如果只执着于自己头脑中的固有认知,那么很可能就会像沙威那样,进入死胡同,最终走上绝路。

  《一本好书》对于沙威的人性悲剧,可谓洞若观火。在沙威眼中,是没有个人的,只有冷冰冰的条文,芳汀这样的受难者,在他看来,不过只是个数字而已。

  冉阿让的善行,让沙威这个酷吏,恢复了一丁点人性。但是,这点人性,又让他无法承受,乃至颠覆了他的三观,只好一死了之。

  ✎✎✎

  雨果的《悲惨世界》,洋洋洒洒一百多万字,它的主题却并不复杂,无非是讲人性。

  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但会受到环境污染,从而变得善恶难辨,甚至作恶多端。

  要想重回善的状态,必须进行天人交战,与头脑中的邪恶力量殊死搏斗。

  冉阿让弃恶从善,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他受到主教米里哀善的影响后,依然经历了一个非常激烈的自我蜕变的过程。

  这也提醒了现在的年轻人,世事艰难,无论什么事,哪怕是守护一颗善良的心,也是需要经过刻苦修行的。

  雨果用他的天纵英才,写出了《悲惨世界》这部不朽之作,他在200多年前,设下的人性迷局,至今无人能破。

  我们看《一本好书》,或受到触动读原著本身,并非是为了得到一个整齐划一的标准答案,而是做一个有心人,在喧嚣的世界中,收获属于自己的那份内心的宁静

  毕竟,人性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我们付出所有的不解之谜。

  主笔 | 哲空空   编辑 | 黑羊

  图源 | 腾讯视频《一本好书第二季》

  书单课堂:听马家辉解读名著人读书越多,越不会被外在的环境所困扰,越不会被寂寞孤独这样可怖的东西所腐蚀。读文学经典,就是借名家大师的智慧,丰富自己。书单联合《一本好书》,从全球4000多本好书中,精选24本,邀请著名作家,人称“文坛梁朝伟”的马家辉老师为你解读。马家辉被国学大师李敖赞“比李敖更懂李敖”,和林青霞互为知己,他会带你从另一个角度读经典,帮助你在困境中获得力量找到方向在事业中高瞻远瞩步步为营在感情中追寻真爱珍惜情感。戳下方图片,即可查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高德娱乐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1-used.com/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