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哲理文章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75)

  《我想去你心里,住一生》

  第75集

  文|凌霜降

  校对|坚持

  图|网络

  婶儿的碎碎念

  今天和老Z带着小情人一起回老家看望公婆啦

  完成得有点儿晚

  剧情不算紧张

  毕竟人物在过年

  让他们温馨一会儿吧

  看完请给我点一个在看哦。

  因为你的在看能提高公号权重抗击恶意投诉,

  防止有一天你打开我这个公号只剩下一个感叹号,

  我准备了好多糖要给你们发呢~

  后台回复“我想”可以获取之前更新的全部情节:

  或者,在这已经开始暗沉的海上,他只是快挂了所以再一次出现了幻觉?

  接上集

225“喂!余念!撑住!”“之杉呢!”“余念!”好像还真的有人来救他了,余念也想回一句什么的。但是,他什么也说不了。周焕野只觉得他从

海面

上扛上来的余念

四肢

都已经开始

僵硬

身体

像一块快泡烂的

木头

脆弱

,他刚才都已经

使用生物

搜索

了,这里并没有沐之杉的

痕迹

――沐之杉呢?余念不是

普通人

,但现在看来,他快撑不下去了。周焕野一边撬开余念的嘴给他灌

急救体能

剂,一边对

飞机驾驶员

急吼:“快!去最近的

陆地医院

!有什么

问题

负责

!”就似对余念的

生死一线

有所

感知一样

,何清浅一直提不起

劲儿

后背

的鞭伤在

恢复

,她的心却没有

来由

地沉了下去,

特别

是看到何皓然

闪烁

眼神

时候

,她能

猜测

得到,何皓然找的

救援

队,并没有什么好

消息

。整夜都睡得很

不安

噩梦记得

不太

清晰

,只记得一种

心悸

害怕

。清晨醒过来一直

恍惚

神思

还没怎么恢复,便看到了不会令人

高兴

的人。甘安琳带着

儿子

何清洋,

女儿

何清溪来看

姐姐

来了。何清洋在

长相

上简直是何伟武的

翻版

,一张脸是

刚正不阿

的,

性情

却很是

桀骜

,看得出来来医院看望何清浅并非

自愿

,所以进了门便坐在

沙发

上玩

手机

不吭一声。毕竟他才是何家的独苗何家的

继承人

,何清浅算什么,不过,

母亲

让他来做

场面功夫

,他还是会来的。“姐姐,

你好

些了吗?

爸爸

打你,他

自己

心痛

的。上次他打我,转过身就哭了。”何清溪

年纪

还小,但很像她母亲安琳,很会讲场面话,因此也极得

父亲宠爱

。“不想嫁韩家就不嫁。你找家想嫁的就是。何必当面惹你父亲动火。他身体这几年也不如以前了。”甘安琳还是一贯的“淡然”“

大度

”“

得体

”的

慈母形象

。“场面话说完了,都回去吧。留在这里你们

难受

我也难受。”这么些年,何清浅自己忍也忍过了,刚也刚过了,这会儿她还真没

心情

和他们周旋。余念没有平安消息,她活着都觉得

没什么意义

,忍这些人又有什么

意思

?安琳

道行

极深,何清浅

态度

已如此

不好

,她仍然

维持

着慈母

笑脸

:“那行。你

心情不好

。那我们就先回去。你爸是挂心你的。他在楼下的车里等着呢。你俩真是。亲生

父女

俩,这般闹,也不嫌人

笑话

。”若是以往,何清浅不吭声就算了,但今天她心里

绝望

得紧,

只言片语

都不想让:“有母亲这样的好主母在,这个家散不了的,怕什么。”“

妈妈

。姐姐不

开心

。要不我们先回家吧。待会爸爸等得

不耐烦

了。”九岁的何清溪,人精儿一样

打圆场

:“姐姐你不要

生气

。等爸爸想通了就好了。”何清浅看了这异母

妹妹

一眼,连说话的

意愿

都没有了,都说

孩子单纯

,眼前的何清溪,又单纯到哪儿去?她回家与何皓然说话,

全家

就何清溪见到了,父亲那时候应该在

后院

,若非她去说,父亲哪有这样快就来,还听到了她与何皓然的说话

内容

? 226甘安琳

一行离开

后,过了一小会儿,孟蔚蓝才轻轻地打开

卫生间

门走出来:“清浅姐。”她有一点小

尴尬

。她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一大早韩柏宇就要去上班,她想来看望何清浅,所以早早韩柏宇就把她送过来了。昨晚她做了饭,因为

很开心

就吃多了,所以一进门就进了

卫生

间。没想到她还没从卫生间出来,何清浅的

继母弟妹

就来了――而且是这样的

相处情况

。“吓着了?”何清浅倒是没有孟蔚蓝

想象

的那么尴尬,她与继母一行的相处

方式

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被韩柏宇见到过,何皓然见到过更多,孟蔚蓝这是第一次看到,她没觉得有什么――这就是她,何家“大

小姐

”在家里的尴尬

境地

。何清浅不

知道

为什么好好的家会变成这样,她只知道,父亲对此很

满意

,只觉得她是家里的

异类

,觉得她不愿意接纳

家庭

成员心胸狭窄

。也曾

伤心

难过

过,但最终

选择

接受

不妥

协――

小时候

觉得没有了妈妈还有爸爸,现在才知道,爸爸也没有了。没有就没有吧。她自己,也能

生活

下去。只要余念还活着,她就能生活下去。孟蔚蓝是个有

眼色

的,见何清浅不

打算为此

事多费心,马上就掏出了她随身带着的

笔记本电脑

:“清浅姐,咱们

继续

找我哥吧。

叔叔

说中午来接我。”韩柏宇那么忙,她不想总

麻烦

他来接送自己的,但韩柏宇说最近非常

时期

,她

出入

都得有人陪着,她只好厚着

脸皮

赖在何清浅这里了。“让他晚上再来吧。咱俩在这儿呆一天。

说说话儿

。”何清浅

背部

好些了,刚才因为不想搭理安琳等人,所以趴在

病床

上。这会儿他们走了,她就坐起来挨着孟蔚蓝:“除了

声音

照片

,还有什么

东西

能查找到他?”“暂时没有其它

办法

,不过呢,叔叔说了,他有个

朋友

就在海上搜索我哥的下落,所以他把

坐标

发过去给他了,嘿嘿……我就那个啥……我就顺便

跟踪

了一下叔叔发过去的

信号

。他们的信号都是加密的,

比较费时

间,不过这会儿应该也

差不多

了。”孟蔚蓝一边

操作

电脑,纤白的

十指

键盘

跳跃

着,一边给何清浅

解释

:“只是现在我只能

追踪

到他们的大致

位置

。”说完似是怕何清浅太

失望

,又

安慰

她:“咱俩可以从他们的位置的

变化

以及停留

时间

判断

他们有没有找到人。”“真的?”“当然。”孟蔚蓝没让何清浅失望太久,大约一个

小时

之后,她最后敲了一下

确认

键:“信号现在在X国。他刚巧在打

电话

,我

确定

了一下

详细

位置,是一间医院!”“医院?”何清浅

原本

悬吊着的心,这会儿又吊得高了些:余念受伤了?

严重

吗?JC

局里

,韩柏宇刚刚接到了周焕野的消息:人救到了。情况不太好。在X国。

需要大使馆方面

配合

。“

明白

。你们

小心

。一个小时后给你回话。”韩柏宇挂了电话,

脸色

凝了起来:X国对于Z国

公民

比较

排斥

,周焕野应该是

不得已

才将余念强行送进了X国的医院。他与余念的

身份

都比较

敏感

,所以,不但要保密,还要给他们

制造合适

的假身份,这

事儿

,孙J长能搞定吗?够呛。 227韩柏宇只

思考

了五分钟,便再次给周焕野打电话:“我这边不管走什么

渠道

速度

都不会快。你们等不了。所以,你

联系

卢大克吧。我有他的直接电话。”韩柏宇没有

确切

证据

,但他知道卢大克之所以脱离

体制

,就是因为他在一些

事情

上不

太守规则

,他应该有

特殊

的渠道做这事。卢大克也没有给电话韩柏宇,但是,韩柏宇有孟蔚蓝呀。卢大克与女儿联系的电话,是孟蔚蓝查到的。还有一点就是,如果孟蔚蓝的

本事

现在已经如此

厉害

,那么林染墨只会

更胜一筹

――黑进某些网络给周焕野和余念制造

合理

的假身份这种事情有点

不够干净

,韩柏宇觉得孟蔚蓝应该也能做到,但他不想让孟蔚蓝染这事儿。要黑就让林染墨黑好了。毕竟,从无数

账户

里每个账户偷九块九毛钱又在几个月之后一一还了回去,最后还让

银行

主动

掩盖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只是制造个假身份,对林染墨来说应该更

轻而易举

。意大利,刚刚陪瑞塔骑完马的林染墨跳下

马背

,只扫了一眼大克,便

发现

了他有事:“怎么了?”大克有点儿

不好意思

:“以前的一位

同僚

,遇到了一点麻烦。”周焕野为了救人跑到X国的医院去了,X国出了名的对Z

国人不友好

,周焕野的父亲在外J部,

大使

馆交涉倒是没有问题,但是要有一个

完整

的在各国

系统

内都

合理合法

的身份,就得需要一点“

手段

”。

黑客技术

这事儿,大克

绝对相信

世界

上没有人能做得比苏

先生

更快更好。只是不知道苏先生愿意不愿意帮忙。所以大克又加了一句:“这位同僚,是沐之杉的表亲,与韩柏宇是朋友。”X国医

院里

,余念在一度停止

心跳

的情况下

九死一生

,情况终于慢慢

稳定

。周焕野终于得到新身份确立的消息,就在他病床前守着了――现在他与余念在X车都用新身份,怕X国

警方

有什么

动作

,还是先通通气为好。余念睁开

眼睛

看到周焕野的脸,停滞了几秒,确认不是幻觉之后,明白自己得救了。“阿冲。你醒了?我去叫

医生

。”周焕野也没说

多余

的,直接叫了余念的“新身份”

名字

。只要余念不蠢,

肯定理解

的。果然,虽然刚从

虚弱

中醒过来,但余念马上就理解了:“我现在在哪儿?”两人在

病房

里的

对话

,一字不落地通过

监控

到达了X国

警员

的耳里,张冲,

富商

之子,海钓时遇

风暴

在海上失踪。救他的人叫马越,是他父亲找的

保镖

,也是

他的朋友

资料

信息

都对得上――几次

问话

也都没有问题,X国在一周后解除对两人的“

间谍

”监控,将两人放行,包括他们的

私人

直升飞机。这一周对于周焕野与余念来说是

步步为营走钢丝

的一周,对何清浅来说是虽然有了余念的消息却一直无法

放心

的一周,对于韩柏宇和孟蔚蓝来说,却真的是相对

平静

的一周。也许是因为年关将至,

犯罪分子

也回家过年的

关系

,J里的事儿不多,韩柏宇

申请

了值班,并以此为

理由拒绝

了韩析宇让他回家一起过年的

要求

。拒绝了韩析宇,孟蔚蓝这边他却是陪着的,陪着她买了

年货

,陪着她做了

年夜饭

,也陪着她吃了年夜饭,还陪着她去给她

父母

爷爷奶奶

扫了墓――他也去看了自己的母亲。是带着孟蔚蓝去的。韩柏宇是这样想的,母亲的

墓地

离孟蔚蓝父母的墓地不算远,顺路就一起去了,并不是故意带着孟蔚蓝去见母亲。但他心里又有一个

想法

,如果母亲看到孟蔚蓝,应该也会

喜欢

这个

姑娘

的。毕竟因为这个姑娘,他在母亲去世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过年的时候觉得自己不再是孤

单一

人。

  第75集完

  本故事的已更情节在后台回复“我想”即可获取,情节紧凑,请按顺序阅读哦

  更多精彩故事推荐

  与天才少年的禁断之恋

  凌霜降

  少女心与现实清醒共存的婶儿

  但愿晴空有见  但愿你安度一生

  ○

  好故事|啃狗粮|特签书

  左边关注右边赞赏,你们随意么么哒3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高德娱乐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1-used.com/953.html